当前位置:平顶山市田鸭销售 > 最新资讯 > 正文

靠民生银行输血踩两条红线上市,大唐地产何时能圆厦门女首富的千亿梦?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1-01-05 08:42|点击数:未知
\u003cp>\u003cstrong>出品丨公司研究室(ID:gsyjs8)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文|曲奇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/uploads/allimg/210105/094630NE-0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近日,有“闽系黑马”之称的大唐地产(股票简称“大唐集团控股”)在香港敲钟上市。为了这一刻,大唐地产12年时间里3战港交所,终于在2020年收官之际成功上岸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闽系房企以激进著称,上市前,大唐地产净负债率曾超1000%,如此高的净负债率在房企中很少见。上市后,大唐地产表现平平,市值在60亿港元上下浮动,成交量极少。\u003c/p>\u003cp>与大唐地产几乎没有波动的股价相比,其背后两个阶段的发展历程、实控人黄晞所掌控的福信系资本却十分吸引人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招股书中隐去的发家史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大唐地产源于台湾,兴于福建。不过,大唐地产的招股书中并没有提到公司的起源,因为如今的大唐地产实控人和创始人已毫无关系,这段历史就被招股书略过了。\u003c/p>\u003cp>1984年台湾建筑盛行欧美之风,台中人余英仪做了一个差异化尝试,走“国韵地产”路线,开发名为“大唐世家”的项目。1985年,以唐风建筑、中式园林、传统院落风格为主的新楼盘让台湾人耳目一新,还获得了台湾建筑界最高奖——鲁班奖。\u003c/p>\u003cp>“大唐世家”的名字取自古代强盛的大唐及《史记》中的“世家”,寓意为丰美强大,礼乐兴盛的家族,公司的Logo选用著名京剧脸谱“蓝脸的窦尔墩”。\u003c/p>\u003cp>十年之后也就是1994年,余英仪从台湾来到厦门,进行二次创业。1995年,“蓝脸的窦尔墩”脸谱在厦门的大街小巷出现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"textAlign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51/F0A251D7A0A513C0B028B3BDA7789B955CC1E0C0_size126_w601_h270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44.92512479201331%;" />\u003c/p>\u003cp>之后,大唐 地产不断做大,从厦门扩张到福建其他地区,又进军到山西、陕西、重庆、黑龙江、江苏、上海等地。 地产业务做大的同时,大唐不断将触角伸向其他领域,2002年进军教育领域,兴办康桥幼儿园、中小学,2003年进入娱乐业经营KTV,2004年又进入餐饮业开设酒楼,十分风光。 2007年6月末,大唐地产国内在建项目有12个,总建筑面积达到95万平方米。\u003c/p>\u003cp>然而,高光的大唐地产很快就迎来一个重大转折点。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房地产行业融资遇到瓶颈,资金链紧绷,因亟需资金用于70万平方米的待开发项目,大唐地产便开启了赴港上市计划。\u003c/p>\u003cp>据媒体报道,当时大唐地产已拟定于2009年在香港上市,但2008年8月,创始人余英仪因病遽然逝世,大唐地产上市计划随之搁浅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厦门女首富入主大唐地产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余英仪逝世后不久,大唐地产易主。2010年4月,大唐地产被福信集团的掌门人、厦门女首富黄晞收购,黄晞成为大唐地产的实际控制人。IPO后,黄晞持有大唐地产58.34%股份,仍然是大唐地产最大股东和实控人。\u003c/p>\u003cp>值得一提的是,2010年10月,黄晞家族(福信集团代表)时隔一年再次进入《2010胡润房地产富豪榜》,以55亿元财富位列44名。此后,黄晞多次成为厦门女首富。\u003c/p>\u003cp>黄晞入主大唐地产后,将福信的地产业务逐步转入大唐,福信专注金融投资。黄晞左手地产右手金融的发展策略,离不开福信集团创始人陈章辉(黄晞先生)的影响。\u003c/p>\u003cp>此前,关于陈章辉的配偶一直存在争议,有传其配偶是张建华,陈章辉去世后,张建华继任董事长。结果2001年9月,黄晞开始执掌福信帅印。谁是陈章辉的夫人一直是个谜。直到大唐地产最近一次更新的招股书,披露了陈章辉是黄晞的先生这一事实。\u003c/p>\u003cp>陈章辉,1960年出生在福建省永春县一个普通干部家庭,在兄妹五人中排行第四。父亲是县医药公司副总经理,母亲郑秀英在县食品公司做出纳。1978年,陈章辉考入厦门水产学院(现集美大学水产学院),毕业后留校工作,29岁便已是该校党委组织部的副部长。\u003c/p>\u003cp>然而,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陈章辉放弃公职下海经商。1989年,陈章辉劝说在香港定居的胞兄颜章根回大陆创业,两人一起合办了厦门祥业房地产有限公司,陈章辉出任总经理。和胞兄干了几年后,1993年陈章辉单独出来创办了福信集团。\u003c/p>\u003cp>祥业期间,陈章辉曾提出,“以房地产为基础,发展金融、纺织业,开拓高科技领域,投资发展农业”的战略。陈章辉延用了地产和金融两手抓的思想,福信集团以“房地产为主业,金融为后盾”作为公司发展战略。\u003c/p>\u003cp>1995年,陈章辉率领福信参与成立中国第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——民生银行。大唐地产的敲钟仪式上,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就与大唐地产董事长吴迪一起上台敲钟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"textAlign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51/ED08227B126DAF1776C217D32E87EF0843D2FF46_size1161_w1080_h720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6.66666666666666%;" />\u003c/p>\u003cp class="textAlignCenter">左:吴迪 右:郑万春\u003c/p>\u003cp>可惜的是,2000年陈章辉病逝,黄晞和陈章辉的学生吴迪接手管理福信。2005年,黄晞作为福信集团董事长,以8亿元资产首度入榜《胡润金融豪富榜》,位列第9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背靠民生银行成功上岸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第三方数据显示,易主后的大唐地产,直到2017年才突破百亿销售额,达到145亿,仅是中小房企的规模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与大唐地产业务相比,福信的金融版图十分庞大。除民生银行外,福信还曾入股兴业银行、交通银行、恒丰银行。银行之外,福信还参股闽发证券、永安保险、新华人寿,私募基金、小额贷款亦有布局。\u003c/p>\u003cp>《福建女首富的财富密码》文中提到,“作为民生银行的创始股东,福信在这家银行一直有着独特的话语权,吴迪长期担任了民生银行的董事。而黄晞,也得以与刘永好、史玉柱、卢志强、郭广昌、张宏伟等大佬们同列,成为‘民生系’背后一股不容小觑的资本力量。”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51/5B4EF4E9A09426965364C0BF53BC2E432B7DBFEB_size73_w989_h296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29.92922143579373%;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根据民生银行财报,2017年末、2018年末、2019年末,“福信系”在民生银行的贷款余额分别为15.06亿、23.67亿、30.33亿。2020年6月末,经吴迪个人担保,大唐地产从民生银行取得的贷款约23.76亿,占大唐地产有息负债总额的29%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尽管有民生银行支持,但“345房企新规”之下,大唐地产很难靠高杠杆实现快速扩张了。2016年和2017年,本轮楼市火热时期,大唐地产的净负债率分别高达1085.3%和1087.9%。\u003c/p>\u003cp class="textAlign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51/B16435A21760CD61A378C5A38C366261BD2431B3_size17_w555_h319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57.47747747747748%;" />\u003c/p>\u003cp>2019年初,大唐地产开始搭建境外VIE架构,为了上市2019年末将净负债率降至119.2%。然而,2019年11月大唐地产二次冲击港股IPO以失败告终。紧接着2020年5月,大唐地产第三次冲击IPO,终于成功过会。\u003c/p>\u003cp>高杠杆经营下,大唐地产销售额快速提高,2016年到2019年,合约同销售额分别为86亿、145亿、309亿、340亿,并在2019年提出的“三年冲千亿,进入全国房企50强”目标 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2020年6月末,大唐地产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4.7%,净负债率128.5%,现金短债比为1.34。大唐地产已经踩中两条红线,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%,净负债率高于100%,根据新规,其有息负债总额增幅不得超过5%。\u003c/strong>即便背靠民生,高负债之下,大唐地产融资端可以发挥的空间也不大了,新规之下,中小房企想要超车也不像2016、2017年时那样容易实现。\u003c/p>\u003cp>上市后的大唐地产,表现平平,几乎没有引起投资者的兴趣,上市首日盘中跌幅超过20%,有媒体报道,大唐地产靠着机构护盘,才将股价拉回到发行价4.56港元。\u003c/p>\u003cp>上市对大唐地产来说是一段新开始,但想在中小房企中突围,完成3年冲千亿销售额的目标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和业绩支持。\u003c/p>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平顶山市田鸭销售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